妖孽兮

烟眸―簇邪

黎簇不知道怎么就学会了抽烟。
明明他之前很讨厌烟味。
黎簇站在阳台,靠在护栏上。身后的房间很大,很空,很黑。他一盏灯也没开,就是那样,孤独地,居高临下地看着城市一星两点,灯火阑珊,天边是深邃的墨蓝。
他学着某人拿烟的动作,熟练地点起烟,一苗细火在漆黑的背景里闪着朦胧的光。
在淡蓝的烟雾里描绘出了谁的画面,黎簇深吸口气,狠狠地把一点差点就要流露出来的情绪吸入肺中。
那个人背逆着光,点烟的动作行云流水,那一丝不起眼的烟火在他修长的手指里显得异常璀璨。
看不清眸子,只知道他专注的看着远方,长长的睫毛犹如蛾翅,轻轻搭在眸上,深深掩盖了那人的情绪。
或许是思念,或许茫然,或许是绝望中挣扎的痛彻心扉。
不懂他,也不敢接近。
那人是黎簇很钦佩的,他第一次看见有人能把二手烟抽的那么潇洒高贵,灯火阑珊,又带着似水的温柔。
薄唇吐出浅色的烟雾,迷迷蒙蒙缠绕上那人的轮廓,瘦削,却又执着的坚强。
他没有别人所说的神经质,残暴无情,他只是经历了太多绝望,他很温柔,绝不会有人能比他还要看重身边人的性命。黎簇觉得那个人背负着很多很多,但他从来不说,偶尔只是眸子里闪过黯淡的悲伤。
那个人是不是觉得可以把一切罪过都可以揽到自己身上?
黎簇停下抽烟的动作,他似乎懂那个人的苦衷,却又好像不懂。
他呆呆地看着远方半晌,脑子里都是那个人的背影。那个人似乎很少认真盯着他,都是一瞥,两瞥,或者眯着眼对他笑笑。黎簇却不争气地为那个人似乎轻描淡写的一瞥两瞥,不见的多,也没什么大不了,晃了神。被那个人含着笑意的眼神吸了过去,黎簇好像忘了那人的眸子,像是这阑珊的灯市,又像那墨蓝的天际。
到底是什么样的呢?
黎簇忘了。
“谁会记得他。”
黎簇夹着烟笑笑,看着食指中指间被烟熏的微黄的皮肤,突然就凉了心,鼻尖酸了起来。
怎么会不记得呢。
那个人是他啊。
是吴邪啊。